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!

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
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
客服

注册 登录

网站导航

杀业故事

当前位置:首页 - 杀业故事

一位佛友杀鱼后的惨痛果报

分类:[杀业故事]

发表时间:[2019-06-19 15:11:01]

阅读:

作者:jbw

(图片来源:资料图)
       我叫徐一竹,辽宁省沉阳市人,现居住于新民市。我所杀的是一条一米长的野生黑鲶鱼,是我春节收到的礼物。这条鱼在我家里整整一年多,从未喂过任何食物,依旧欢蹦乱跳,但是为了给刚刚做过心脏换瓣手术的母亲做鱼汤、补身体,我杀了它,阿弥陀佛,如今我皆忏悔。
 
  2008年春节刚过,我陪母亲从医院住院处回到家中。母亲由于长年高血压,最终压坏了心脏瓣膜。不得不冒着另一种生命危险(当时她已64岁了)在东北最好的心脏手术医院换了进口的不锈钢金属瓣膜。出院后,一直躺在床上,父亲不用力扶她,她都起不来,下不了床,连上厕所都很困难。这时父亲开口了:“把那条大鱼做了吧!给你妈补补身体。再说这条鱼到咱家一年多,从没吃过任何食物,已经瘦了一圈。”
 
  我望望刚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母亲,(因为当时有几位老人和孩子手术后再也没醒过来)觉得她还算幸运者。再回想自己每天24小时几乎不合眼,在病房里守护了近40天,累的自己都心肌缺血了,想让她快点好起来。再看看她胸口上一尺多长的大刀口,我潸然泪下。
 
  情急之下我来到了卫生间,把大铁盆里的鱼整个拽到我房间的阳台上,控净水,又取出一个大盆,两盆相扣,上面又压了一个重物,避免它挣扎而顶开盆盖儿。我想“智慧”杀生,不用亲自动手,在无水无空气的情况下结束它的生命!等待期间,我翻开了有关烹饪鲶鱼的菜谱,认真记录下来……
 
  两个小时后,我打开了盆盖,令我惊讶的是:这条鱼竟然没有死,而且还一动一动的。此刻,我又灵机一动,取来了家里存放了三十几年的近一米长的擀面杖(纯木质的很沉)对准鱼头,开始瞄准,一下又一下打了下去。每打一下,鱼就奋力跳一下,它跳一下,我就奋力打一下。就这样,我和这条鱼进行了打与反抗的斗争。打累了,我就坐到床上喘喘气,接着继续打,直到它一动不动为止,我才彻底停下来,放下了擀面杖。
 
  最后那一刻,我记得特清楚,鱼头抬得很高,瞪着溜圆的眼睛望着我,眼神中充满了愤怒,愤怒中又夹杂着一丝哀求,再也没有蹦起来,它终于不动了。鱼头上、阳台的瓷砖上、玻璃上溅了许多鲜红的血点。就这样,在2008年正月初五的早上八点到十点钟,我上演了一场活闷鱼;十点钟到十二点钟,我上演了一场棒打鱼。
 
  这条鱼,不知夙世与我家有多大的因缘,来到我家;又不知夙世与我结过怎样的冤仇,被我一个文文静静从未下过厨的女子,活活打死在我家里。然后我把事先准备好的开水浇在鱼身上。在不锈钢的洗碗池里,鱼静静的躺着,被残忍的我一遍又一遍的翻转身体,一遍又一遍的浇着滚烫的开水。最后,两壶水浇净了,我用竹筷子往鱼身上轻轻一刮,鱼身上黏乎乎的黑皮被刮了下来,很薄很少,就那么一点点,连一汤匙都不到。这条鱼,一点鱼鳞都没有,真的挺特殊。
 
  我把鱼放在菜板上,用菜刀剁下了鱼头,整个放进了做汤的锅里。按菜谱做好后,恭恭敬敬地端到母亲床边,还劝母亲趁热喝,有营养。剩下的鱼身被自己用菜刀剁成一块块的,装入塑料袋中,放入冰箱冷冻起来。两点钟,一切结束。这条大鲶鱼就这样,在2008年大年正月初五,在我手下,历经六个小时,永远的陨灭了(这条鱼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)。
 
  紧接着,杀生的果报来了。第二天下午一点多,我在骨科病房里陪同学女儿准备手术。突然间开始哭,情绪失常,接着给异国他乡的妹妹打长途电话什么也不想说,一味地哭。
 
  再后来,头就不听使唤了,昏沉、记忆力明显减退,总是上不来气;喜欢待在黑暗中,即使是大白天,也要拉上窗帘躲在床上,不肯起来,也起不来;呕吐不止,不进任何食物。因病痛缠身,各大医院都跑遍了,药也开了,中药、西药、国产的、进口的,就是不见好。
 
  最难堪的是:满脸除了四周边界,其余都是黑乎乎的。四楼邻居老太太问我:“孩子,你的脸怎么像两张黑皮似的?”突然间的变脸,令许多人吃惊。我也困惑,就是找不出真正的病因。无奈又跑到医院里,找到了医生,向她哭诉:“医生,你看看我这张脸。”医院几位教授级的医生联合给我治疗,却毫无结果。最终,我放弃了医院的治疗。
 
  一位学佛的朋友看我被折磨得如此痛苦,建议我从因果上找找原因,劝导我去寺院学佛。最初,我不懂,认为寺院是出家人呆的地方,不愿意去。后来,由于血压40-80,头昏沉、呕吐不止、又长卧不起,到医院打葡萄糖,头部两侧突然间麻木。医生、主治医师见此赶紧注射补钙和预防抽搐的药,只能放弃治疗。就这样,我在血压40-80间、体重80斤(1米62的个儿)的惨状下,连滚带爬,来到了寺院。强呆了十天,又回去了。因为我实在受不了这里的环境,太艰苦了……
 
  两个月后,我再次来到了寺院。由于长期血压低,根本做不了三时系念法会,又想回家。这时,师父看我背着收拾好的包裹,先我一步走向接待室,对接待室人员说:“这么重的病人应该特殊照顾。”让工作人员把我安排在安静的寮房,然后问我:“你还回家吗?”我流泪了,摇了摇头。
 
  接下来的日子,在这片佛门净土中,我老老实实的修行,看经书、看因果报应的光碟。渐渐明白了,不光我们人类有生命,动物也有生命。他们也如同我们人类一样,需要呼吸、需要精心呵护。
 
  这里的人,见了地上的蚂蚁都绕着走,不去伤害。时间久了,我懂了,我伤害的那条鱼也同我们一样,有幸投胎到世间。我们要像爱护人类一样的爱它们,而不是为了饱口腹,残忍地伤害它们。走进了佛门,我懂得了因果报应,懂得了不该残害生灵。这时我知道我做错了,我对不起那条鱼。
 
  我开始忏悔,干活、听《十善业道经》、念楞严咒,小心翼翼善待身边每一个有生命的众生。在寺院里,我学到了许多在世间学不到的知识,我真的很惭愧,当初的鲁莽行为制造了这么严重的后果。
 
  我开始醒悟了,以后再也不造杀业了。我每日把听经、持楞严咒、做义工的功德全部回向给那条鱼和有缘众生,希望它们能明理,早日化解我和它们之间的冤业……
 
  一次法会上,奇迹出现了,我感觉到一团黑乎乎、滑溜溜的东西,突然间从我左边后背里面倏地拔了出来,然后这团黑乎乎的东西急忙忙奔上法会的法台。我的心脏立即轻松了许多。我看得清清楚楚、真真切切,是那条鱼,那条我亲手杀死的黑鲶鱼。次日师父欢喜地对我说:“你脸色好多了,人也有气力了。”我笑了,笑得很开心,很开心。在这之后,我更加虔诚的学佛、干活、忏悔、读诵《楞严咒》。
 
  如今我的脸色基本恢复了正常,气质也变好了,记忆力也恢复了。2010年11月份,我来到一位佛友的家里。他们一家三口觉得很奇怪:往昔唉声叹气、满脸黑、骨瘦如柴、眼睛直勾勾、眼神凶巴巴的我,怎么变了个人似的?我详细讲了这三年的种种经历。听了我的陈述,他们很是感慨:原来杀生的果报这么重。我想通过他们把我杀生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,让人们明白杀生的果报。
 
  这四年来,我失财、失健康、受病苦折磨。家人不理解我,父母还责备我,我心中很委屈无助;这四年来,我流了无数的眼泪,无人理解我。我真的不知所措,有要强的心,却无健康的身。然而接触了佛法,我懂了这一切,都是杀生的果报。如果当初我退了学佛道心,回到世间一意孤行,我想,我不会有今天。
整理:当代佛教网--佛教故事网
 

  赞助、流通、见闻、随喜者,及皆悉回向尽法界、虚空界一切众生,依佛菩萨威德力、弘法功德力,普愿消除一切罪障,福慧具足,常得安乐,无诸病苦。欲行恶法,皆悉不成。所修善业,皆速成就。关闭一切诸恶趣门,开示人天涅槃正路。家门清吉,身心安康,先亡祖妣,历劫怨亲,俱蒙佛慈,获本妙心。兵戈永息,礼让兴行,人民安乐,天下太平。四恩总报,三有齐资,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,生生世世永离恶道,离一切苦得究竟乐,得遇佛菩萨、正法、清净善知识,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,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。

免责声明:本网站为佛教网站,非赢利性网站,内容多转载自网络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网站所有文章、内容,转载,功德无量。(未经允许,禁止复制网站模板)

联系QQ:  站长信箱:zgddfj@163.com

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